您的位置:首页  »  【复仇】(03-04)【作者:linkai47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

  发泄完后,疲劳一下袭来。从小舅妈身上下来,摊在一边,有点小喘,龟头的快感还未减退,我回味着阴茎进出小舅妈的身体的感觉。

  我属于晚婚,很晚才结束处男之身,也许是看多了刺激的黄书,或者是看过太多的黄片,不管是和妻子或者小姐还是其他人,都不能给我带了性爱上的超快感,每次结束都是不过瘾。有段时间,我疯狂的找小姐,想寻找寻最刺激的性爱,想找到有如乱伦小说中那般的快感。结果都没有,那时我还以为,世上根本就没有我想要的性爱。

  或许是「乱伦」的刺激,或者是小舅妈就是我一直想要又不能得到的人,所以在原本只属于小舅的床上,上了只属于小舅的女人,格外的刺激,就连射精感觉都异常强烈的兴奋!

  在这张原本不属于我的床上,我还在回味和小舅妈不一样的性爱,而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将小被巾包住了诱人的身体,不再是翘着迷人的双臀趴在枕头上,而是转过头背对着我,无声的抽泣着。

  一向强势的小舅妈竟然哭了。

  我也很意外,刚刚她的反应就像荡妇一样,无论眼神还是肉体明显都在呼唤她的外甥,侵犯她的身体,就连我要在她身体里射精时也没阻止。现在反而哭了,虽然没有哭声,此刻的我竟然没有想去羞怒她,反而觉得这个女人很可怜,即使侵犯她的人是我

  我靠近她的身体,像情人一样揉抱着她。她也没有任何反感似的,任我这样抱着,无声地抽泣着。我抚摸着小舅妈的身体,没有触摸那些敏感地带,像爱人一样安抚着她,也不说什么。

  慢慢的,小舅妈不再抽泣了,悠悠的说了句:我真是这样的女人吗?像是自己问自己,更像是要在我这里寻求答案。

  「是」,「这没什么可耻的,你是这样的女人说明你是爱自己的人,贞操或者从一而终是套在古今中外无数女人身上的枷锁,性爱是如此的美妙,你怎么可能只在一个人身上才能体验到?多少女人为了身上【枷锁】压抑自己的欲望,白白浪费了作为一个女人应有的权利!」

  我一边说着,一边掀开小被巾,将咸猪手伸了进去,轻柔着扶着小舅妈的臀部,一边一边的打着圈。

  「像你这样的女人简直就是上天的宠儿,你不知道你的皮肤有多滑,多嫩吗?多少女人到你这个年龄,皮肤变得老化干燥了,我要是每天都摸这这样的身体,一生无憾了?」女人天生就是爱听赞美她的话,我也不吝啬这些免费的词语,何况确实是这样的。

  「真的吗?」

  「当然!」

  我将小舅妈身子转过来,捧着她的脸,真诚地看着她的眼睛。

  她也直直地看着我,想从我的眼睛里寻找答案。

  「当然,你这里也嫩的很,我天天玩都不腻」

  「啊……你这个色狼」,小舅妈的眼里已经不再是泪花,换来的却是满眼的春色,两颊红晕爬了上来,配合她的白嫩肌肤,好看极了。

  我的手掌已经攀上小舅妈阴唇,在那里温柔的抚摸着。头也低下去,肆无忌地的侵犯小舅妈的香唇。

  「舅妈,你的两个嘴都很迷人!」

  「什么两个嘴?」

  「这个嘴,还有这个嘴啊!」

  我亲了下小舅妈的嘴,还在搓揉小舅妈下体的手撑开她的阴唇,做出嘴巴的形状。

  小舅妈,噗呲一笑:「变态,你个强奸犯!」

  「好,说我变态,说我强奸犯是不是,我就用它来强奸你」

  说着,我对着小舅妈竖起中指,在她面前晃了晃,接着顺着流出来的淫液插进了小舅妈的阴道。

  「啊……,你个强奸犯,你手指头也是强奸犯!」

  我笑了笑没回应,中指在小舅的阴道里缓慢的进出着。看着下小舅妈轻哼着,她的爱液流的更多了,顺着手指都到手掌了,滑腻腻的。抽出中指,合并食指再一次进如,这次不再是简单的抽插了,两根手指在里面触摸着内壁,摩擦着褶皱。
  「啊……啊……嗯……你怎么这么会玩!」

  小舅妈放肆地呻吟着,看来小舅都没给小舅妈这么服务过,我倒是很想看看他们平时是怎么做的。

  就这么玩了一会儿,小舅妈娇喘的说:「凯,快进来,我要。」

  「别急,舅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想要了,我的小弟还没特别想要,你不能只光顾自己啊!」

  我站了起来,挺着阴茎对着小舅妈

  「过来,跪着,用嘴含着」

  「用嘴?这么变态?我没做过」

  「这是幸福的源泉,只有它能给你带来真正的快乐,你让它舒服了,它才会让你更舒服!多少夫妻情侣之间都有做,只是你和小舅没做而已,所以说你以前没有体验过真正的幸福,性爱的方式有很多的,每种感觉都不一样,慢慢来,你外甥以后会好好教你的,来!」

  尽管有点不情愿,小舅妈还是起身,跪在我面前,把我的下面的家伙含慢慢地含在嘴里。

  「嗯……把你上面的嘴当做下面的嘴,让它进出,不要让牙齿碰到它」
  小舅妈照做着,还时不时地抬头看看我,我摸着她的头发就像摸着自己的女人一样。

  「用上你的舌头,想尽一切办法取悦它,不要想着它是排泄液的出口,你要知道在很多性开放的国家,男人的生殖器是被当做一种」图腾「膜拜着,只有它才能让两性之间产生快乐,并证明女性存在的意义!它就是你快乐的源泉,它能让你快乐,你是不是也应该让它快乐?」

  小舅妈很聪明一点就通,一会儿像吃冰棒似的舔着,一会儿全部含在嘴里用力嘬着。还时不时地抬头看看我,好像在征求我对她的服务的肯定。

  看着小舅妈荡妇一般跪在我下面,用各种方法刺激着我的阴茎,像性奴一般取悦她的主人,尽管阴茎上传来的快感无比舒服,但是这种外甥征服舅妈的快感更是难以言表刺激。

  小舅妈卖力的工作着,我舒服极了,差点到了零界点,但是我可不想这么快就结束。赶紧将阴茎拔了出来。

  「你现在满足了吧?」

  「非常棒,没想到舅妈你第一次这么厉害,躺下,该你舒服了」

  小舅妈双腿大开着,两眼期盼地看着我。

  「怎么还不来,快点」

  我俯下身说到:我有个好东西给你!

  在小舅妈不解目光中,我从枕头下面拿出马眼圈,在小舅妈面前晃了晃。
  「什么东西,像似眼睫毛似的,好恶心,你来不来,快点」

  「呵呵,你等下别喊救命就行」

  说完,我将马眼圈套在了龟头下方,刚刚好卡住不会掉出来。然后将小舅妈的双腿往上提,让她的大腿贴着肚子,整个人被我对折着,小舅妈的阴道口正面朝上。阴茎就这么轻易带着马眼圈地挤了进去,然后轻轻地抽动着。

  「我的天,我的天……」

  小舅妈抓着的我按在她双腿的手,不断的嚎叫着。马眼圈不再像第一次只是在阴道口那样轻微地刷着,现在已经深入小舅妈的阴道内,随着我阴茎的抽动极大的刺激着小舅妈阴道内壁。

  「啊……啊……啊……」,若之前小舅妈还能抑制住身体的快感,轻声的呻吟,现在显然无法控制了,大声的呻吟着。可能小舅妈的声音太大了,她不知道的是,楼上因为她的叫声睡不着了,开启了电视并调了很大声,好像是个宫廷剧,可能又是一个寂寞的妇女吧。我不禁笑着,也许楼上的邻居还以为小舅今天勇猛无比,却没想到是他的外甥做的「好事」。

  我俯下身,我一会儿快,一会儿慢地抽插冲撞着小舅妈,不用双手,小舅妈的双腿已经自行分开大大地,身体上下晃动着承受我的撞击,过了10来分钟小舅妈已经承受不了这种刺激,再一次高潮了,不过这次没有潮吹,只是身体抽搐的更厉害了,持续了好久才停了下来。

  等小舅妈平静下来,我又开始工作,子弹上膛了怎么能不发射出来呢?
  「凯,把……把那个……那个毛毛的东西拿出来吧,我……我实在受不了」
  「好」虽然答应了小舅妈,但是我还是恶作剧似的狠狠插了几下,惹的小舅妈又「啊……啊……啊……」,惨叫几声才舍得退出来。

  「坏人,你怎么这么爱折磨我!」

  「舅妈,我就爱你听你叫床,叫的我骨头都酥了,要不是心疼你,我才不舍得把这东西拿掉!」

  「哼,说的好听,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小舅妈撅着嘴像个小女人似的撒娇着,完全没有一副长辈的样子。

  「呵呵,好好好,让坏东西好好爱爱你!」说完我又进入了小舅妈的身体不快不慢的抽插了一会儿,然后抱起小舅妈,让她坐在我腿上,我抱着小舅妈的两个圆圆的屁股继续撞击着,而小舅妈双手抱着我的背,伏在我肩上。

  在我撞击她的时候,她自己下身也动着,胯部在两人一次次默契地撞击后,紧紧贴合在一起。尽管我抽插的速度一会儿快,一会儿慢,小舅妈总能跟着我的节奏,一起挺动着。

  「舅妈,你看我们多么的默契,多么的合拍?」

  小舅妈嗯嗯嗯的哼唱着,算是对我的回答吧。

  两个人的下体异常默契地战斗着,我和小舅妈不禁忘情地吻在一起。非常的激烈,你追逐我的舌头,我追逐你的舌头,一会儿缠绕在一起,一会儿互相吸着对方的津液,或许水乳交融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龟头越来越热,快射了,我深吸了一口气,虽然很想射出去,但是我更喜欢后入式射精,撞击速度慢了下来,我把出阴茎抽出,让小舅妈翘着双臀像个小狗似的跪着。

  每次看着身下女人这么跪着,我都有一种征服者的感觉,一边抽插一边用力拍打着被撞击的屁股,就像在驾驭野马一样。很快,我也射精了,再一次射在小舅妈的身体里。

                 四

  和小舅妈二度春宵后,实在累的坏了,没多久就睡着了,毕竟不是小青年了,现在一夜能打两炮比以前好多了,这还是长期锻炼的结果。

  第二天被手机闹钟给闹醒了,一看时间7点了,平时这个时候要起来锻炼了。舅妈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了,现在估计又在奔赴直销路上吧。房间里淫靡的味道没有了,反而是有点淡淡的茉莉香,小舅妈也是勤奋啊,hehe。只是床上的还留有小舅妈潮吹留下的痕迹,以及小舅妈当时臀部位置下醒目的精斑特别的显眼。

  我也没打算清理掉,这工作还是留给她吧,好让她好好回忆昨晚的情景。穿好衣服后带着那些「作战」工具,像一个胜利者一样走出了小舅的单元房。
  回到店里,我开始像往常一样,洗漱完开始1个小时的锻炼,等吃完早餐已经9点了,现在才有时间去摆弄手机。微信里嫂子竟然要求视频通话了5次,昨晚那时候静音了设置了免打扰模式。和嫂子平时接触的不多,她视频通话了5次估计要什么事吧,赶忙回了信息,没想到她秒回了:没事了。算了,管她呢,今晚还得继续战斗,毕竟小舅不在家的机会不多,我还要养精蓄锐!

  看着嫂子微信头像,不禁想起,前年夏天,那时嫂子穿着白色连衣裙,带着口罩,像极「口罩姬」,害我那段时间撸得频繁,精神都萎靡了。其实,嫂子是我妻子哥哥的老婆,因为老家称呼别人时都是按自家小孩那样尊称别人,按这样习俗我得管她叫舅妈,她比我小两岁,实在叫不口,后来还是跟妻子一样叫她嫂子才自然点。

  现在先不去管她,今晚还要事情要办,她现在不想说什么,以后碰到再问吧。我给小舅妈发了条微信:晚上洗干净等我。过了一会儿小舅妈回了条:嗯。后面还带了个羞涩的表情。

  心里期盼的夜晚到来,白天里随便应付着客人,虽然生意没做成几单,但是一想到晚上有个女人在她的床上等我,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晚上8点多时,我还在锻炼,现在养成习惯了,到点时自动就想去运动。在打几组拳击后,便听到微信声音,一看是小舅妈发来的,发的是语音,旁边好像还有人,问我在不在。这小骚蹄子,这么快就想我了,我听她旁边有人,故意吊他胃口没回她,后来她打了2。3通电话我也没接,呵呵,就是要让你等的心痒痒的,我再过去给你止痒。

  不管她继续我的打拳,半小时候给妻子发了条微信,告诉她今晚还是在店里睡,叫她自己先睡。然后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看到手机屏幕上小舅妈发来5条微信,没打开看,只见到最后一个是「?」,不管她,关机。这么着急想挨炮,呵呵,先凉在一边,等下就过去。
  这次去小舅妈家,不像是上次那般做贼似得躲躲藏藏,直接曝光在监控下面也无妨。大模大样地来到小舅妈家,开了门,里面黑漆漆的,所有灯都关着得。奇怪了,小舅妈睡了?不应该啊!

  我也不去开灯直接去了小舅妈的房间,在微弱的光线下,小舅妈确实躺在床上,呼呼的很小声却又能听到的鼾声。怎么睡着了,刚刚还给发微信!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酒味。

  小舅妈喝酒了,平时印象里小舅妈很少喝酒,就是喝了,也是很少量的。此时的小舅妈侧着脸趴在床上,窗外朦胧的月光照射下,小舅妈应该穿着平时像银行女职员一样的职业装,这样的职业装特别能托现女性的臀型,腰部收缩的,女性的轮廓嫩完美的勾勒出来,平时去银行时或者路上遇到差不多的职业装,我总难免多看几眼。

  趴下小舅妈的西裤扔在一边,今天她穿的比较传统点普通内裤,没有蕾丝没有镂空,有点失望。心里盘算着给小舅妈买几条T字库,以后不脱内裤,干起来也方便。一边想着,一边把小舅妈的内裤脱了下来,用鼻子闻了闻她的阴部,竟然没有昨晚的淫靡味道。然后将她身体转过来,不再趴着,掰开小舅妈的双腿,亲了下去,然后伸出舌头舔了几下。

  小舅妈一点反应也没有,可能酒喝太多了吧,这个小娘皮,知道我今晚要来,还喝的这么醉。今晚要你好看!

  昨晚小舅妈给我口交时,我就也想给她口交,不过毕竟我那时已经内射精子在她的阴道内,那种情况还真下不了口!今晚,什么都没做先口交一点恶心感都没有。舌头感应着小舅妈的阴部,比用手摸着感觉更好,感觉更加的嫩滑。在舔弄了几次后,用舌头挤开了小舅妈的阴唇,用舌尖拨动着里面的嫩肉。

  小舅妈开始有感觉了,微微的扭动着身躯,嘴里轻哼着。听着小舅妈的春声,我更加买力地将舌尖往里钻,螺旋状地触碰着周围的嫩肉,小舅妈的淫液慢慢地布满了整个阴部,弄的我满嘴都是。小舅妈的嘴里发出的声音也更大了些,两只脚摆动的更厉害了,摩擦的我的脸有点热,后来她的双手也加入进来,胡乱的抓着摸着我的头发。

  抬头顶开小舅妈的手,她这样胡乱动我头发实在难受。舌头继续在阴道口搅动着,右手也不闲着,拇指摸到小舅妈的阴蒂,一下一下像弹吉他似地拨动的。小舅妈似乎更难受了,两只手又伸过来,我左手把她两只手按在肚子上,以免影响我「工作」。

  手没法动了,小舅妈少了一个发泄办法,身体扭动的更加厉害,有时候爽的厉害,啊的一声,整个身体往上挺,阴部更向上配合着我的舌头,似乎想让舌头更进去些。我却跟她打起了游击战,在她挺起臀部那一刻,舌头收了回来,只在阴唇处舔弄着。

  这是我对你的惩罚,知道我要来,还要喝酒!我心里暗暗地自喜着。

  「嗯嗯,老公!老公!」

  嗯?不对,这说话是声音不对,小舅妈的声音很特别,很绵很好听,刚刚的声音比较沙哑,小舅妈昨天再兴奋也不是这样的声音。

  不是小舅妈,这个人是谁?

  怀着疑问,我停下舌头的工作,右手继续着不让床上的人感觉到异常,床头灯的伸手就能够到,不过一开灯可能会让床上的女人看到我,想到这,我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按了电源键,侧着对准床上女人的脸,让光线没那么直接刺激她的脸。手机屏幕的灯光照耀下,一张皱着眉紧闭着双眼,嘴唇还在微微地张着,充满春色白皙的脸展现在我眼前。

  是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