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绿史】(01-02)作者:1583430158


                01

  男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抽烟,喝酒,打牌,玩女人,而我则例外,我有严重的淫妻癖,还是一个性格格外扭曲的被虐者,也就是SM中的M,对于我们这类人,行内统称绿奴!

  想要做绿奴也不简单,首先你要找到绿主,还要有一个懂sm的妻子,最重要的是,你要真正的喜欢做M,这样你的人生才会有乐趣,我的故事是这样的。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些同性恋倾向,那要从上小学时说起,那时也就五六年级的样子,班上的男同学都开始有性发育,我也不例外,有时经常三五同学在上厕所的时候比比谁的鸡鸡大,谁的鸡鸡粗,谁的龟头大,互相嘲笑,互相攀比的,记得那时我有个不错的朋友,叫阿龙,他比我们发育要早,那时候他的鸡鸡就已经很大很粗了,每次看到他的鸡鸡时,我都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好像要舔上一舔才能满足,又一次,只有我们两人上厕所,我们离得很近,我很是激动,心想着一会就能看见阿龙的大鸡巴了,心跳不断加速中,可阿龙好像注意到了我的眼神,一直盯着他的下体,阿龙说,喂,你看什么啊,你没有吗?我被他突然地提问整的满脸通红,赶紧装做解裤子要小便的样子,嘴里说,不是啊,不是啊,阿龙可坏了,他抓住我的裤腰带,就要解,嘴里还说着,我要看看你的,哈哈,由于我没有他力量大,被他按在墙角,当他脱下我的裤子时,我的鸡鸡正在勃起当中,硬了,哈哈,怎么回事?啊海?你是不是在想一些色色的事情啊,哈哈,阿龙坏坏的笑着,我感觉十分羞涩,提上裤子跑回教室。

  这节课,把我给憋坏了,光顾着逃跑,忘了小便,下了课赶忙冲向厕所,一通猛射,感觉世界都清净了,提了提裤子,我漫步走出厕所,这时,阿龙站在门口,他说,咱们一起回家吧,回你家吃午饭,因为我家的情况有点不同,就是父母都在外地上班,平时都是我自己生活,周末回去奶奶家,阿龙跟我还算要好,经常中午去我家吃饭,歇息,可这次我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同,半推半就的和阿龙走回了我家,进屋后,阿龙坐在沙发上,我去冰箱里拿了几个汉堡,放在微波炉里温热,等汉堡热好了就拿过去,给,咱们中午就吃它吧,啊龙坏坏的看着我,笑了笑一把把我拉过来,汉堡都掉到了地上,他力量很大,大手搂着我说,我嘛当然是吃汉堡了,至于你嘛,给你吃些不一样的,说着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那条又黑有长的鸡巴,我看了看他好像不是在开玩笑,阿龙是我们班最厉害的角色,谁都打不过他,这和他强于同龄人的体型是分不开的,我当时怕的要命,但是想想又有些激动,阿龙推了推我的头说,快啊,难道还要我给你加点番茄酱吗,真当我这时热狗了?快!,说着我给他强按住头按了下去,不知道当时怎么了,我竟张口吃了进去,还是整根吞的那种,就这样被他右手按着在他贱贱勃起的鸡巴上,做着口交,而此时我的鸡鸡也硬的像铁一样,阿龙用手揉着我的裤裆,好爽啊,没有几分钟的时间,阿龙突然对我说,加速,快,快,我像听到命令一样,快速的吞吐着阿龙的鸡鸡,此时我能感觉到他鸡巴在我口中涨的一跳一跳的,紧接着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我的嘴里,阿龙低吼着,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就这样,我渐渐的对同性产生了,那次阿龙和我的事情深深的影响着我的兴趣走向,又过了些年,应该是上高中时,由于是寄宿学校,有好多男生,成了GAY友,我并没有他们那么开放,一直隐瞒着自己的取向,可是有一次,我终于被干了,那时在一个盛夏的晚上,我们都是寄宿生,晚上会打篮球到很晚,大家都散场之后,我独自一人走进了洗漱间,因为这些年我对同性的取向,一直在加深,压抑自己的真实想法是很难的,就连一起洗澡,看见了大的鸡巴,我都会勃起,所以故意岔开时间和同学洗澡,正在我洗着的时候,管理员刘伯,走了进来说,阿海,怎么你这么晚洗澡啊?只有你自己?我顿了顿,因为我看见刘伯是光着身子的,而且下面的那条,很粗,很黑,晃来晃去,的两个春袋,不好,我要勃起了。我咽了咽唾沫,赶紧用毛巾挡住,下体,不能让刘伯看见,要不多尴尬啊,强笑着说,是啊,刘伯,你也这么晚洗澡啊,刘伯朝着我的方向走来说,哈哈,来,我帮你擦擦背,你们这些孩子啊,没家长在身边,卫生可要做好啊,说着,和我共处一间淋浴隔断内,我当时紧张的不知眼睛该看哪,说,不用了刘伯,可对方仍旧坚持,并夺过了我遮挡鸡巴的毛巾,偶的小弟弟很有精神的抖了出来,刘伯也是吓了一跳,我当时说不出的难为情,脸上笑得不知有多难看,刘伯什么都没说,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他把我转过去,让我背对着他,任凭淋雨喷头的水浇在我的悲伤,我砖头看他,他正在往手上打香皂,我有些激动,控制不住的低头偷瞄刘伯的鸡鸡,近看更加威武,大大的龟头完全探出包皮,阴茎上布满青筋,不好,我又硬了,我只能尽量避开角度,不让刘伯看见我勃起的小鸡巴,这时,一双大手带着香皂沫放在了我的背上,刘伯说,别动,老实点,帮你洗干净,说着大手在我的背上搓着搓着,刘伯的大手很糙,听说以前是农民,种过地,我的后背上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老茧在我的脊椎上划过,就这样刘伯的手渐渐的往下摸,摸到我屁股时,他狠狠地掐了一把,我整个人像是过点一样,往前一挺,差点没站住,幸好刘伯的另一只手抚着我的肩膀,我才不至于摔倒,但我的动作也逃不过他的眼睛,刘伯伯嘴凑到我耳边,说,我果然没看错,你是个小屁眼,挨操的货!这短短几句话,说的我鸡巴又硬了起来,我回头刚想争辩,他一把按住了我的头,紧贴在墙上,另一只手的中指,带着香皂沫,不停地扣弄着我的屁眼,此时我浑身发麻,痒痒的,浪浪的,只见他中指越扣约深,嘴里还嘟囔着,没想到你还是个雏儿,那我今天可得好好草草你,刘伯此时按着我的手力量极大,我很难挣脱,菊部又被侵犯着,我大张着嘴,任凭刘伯用手指扩大着我的肛门,一根手指,两根手指,开始都是有些疼,但刘伯不断地抽查着我的屁眼,我当时有一种拉屎的快感,啊的一声,我竟然叫出了声,刘伯手停止了动作但是手指仍旧在我屁眼里,他又凑过来说,小宝贝,想不想刘伯操你,我回头看看他,又看了看他胯下爆挺的大鸡吧,竟然点了点头,刘伯看我点头,哈哈大笑,一把把我转过来,这是的角度,我的脸正对着他的大鸡吧,刘伯用高高翘起的大鸡吧抽打着我的脸,说,求我,求我我就操你,快,求我,我像一只小绵羊一样说,求求你,操我,刘伯哈哈大笑,一把掐开了我的嘴巴,整根大鸡吧顶了进来,我双手扶着刘波的屁股,因为他很用力,每一下都深喉,搞得我快要吐出来一样,此时,我的内心是兴奋地,从我胯下的阳具就能知道,他草我的嘴足足有一百下,然后,又把我翻过去,背对着他,我跪在地上,高高的抬起屁股,仿佛是等待接受主人恋爱的小狗一样,刘伯狠狠地往我屁眼里吐了口吐沫,说,忍着点疼,一会就爽了,今天非草射你个贱货,就这样,我第一次献出了自己宝贵的菊花,高中这几年,有过那么几次,都是刘伯这个坏东西,我开始慢慢地喜欢上了被操的感觉,时间飞快转眼即逝,我已三十而立。虽然娶妻生子,但内心还是同性意识,在房事方面,也往往不能满足老婆,说说我老婆吧。

  阿狸,比我小2岁,天生的白虎蝴蝶逼,酮体雪白,四肢纤长,一双勾魂眼,柳叶眉,鹰钩鼻,厚厚的嘴唇,加上长长的马尾,高耸的乳房和浑圆的翘臀,真实的性感尤物啊,有时我都怀疑她有天会红杏出墙。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可是最近我发现老婆总是有些异样,一天晚上,我们躺在床上,她看书,我玩手机,我问她,老婆,最近怎么了,感觉你怪怪的,老婆放下书,郑重其事的看着我说,你感觉到了,我和你实话实说吧,我最近感觉自己总是发春,特别想要,可是每次你都不行,根本满足不了我,总是草草了事,弄得人家好难受,上班都没有心思,总感觉下面痒痒的,希望被一根大鸡巴狠狠地插上一次,说着老婆脸凑过来,亲着我的脸,同时手摸索着我的小鸡巴,一下一下的撸着,我很快就勃起了,听着她说的这些淫语,我感觉自己就快要射了,老婆撸着我的鸡巴感觉有些硬了,就翻身骑到了我的身上,对准目标,一下子,我的小鸡巴,就淹没在了阿狸的肉逼里,阿里拼命地摇动着腰肢,并且主动抓着我的手放在在自己的乳房上,我哪受得了这般刺激,一阵冷颤,一股浓精喷发出去,我还在享受着射精带来的快感,而阿里呢,起身下床,感觉很失望的样子走进了卫生间,我躺在床上,回想着刚才自己的无能,怎么就几秒钟就射了呢?是阿狸太妩媚了,还是我自己太无能了,再加上刚才阿狸的话,让我感到一阵懊恼,惭愧,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我轻手轻脚的来到卫生间门前,从门缝中我看见,阿狸在洗澡,不对,她是在自卫,我清楚地看见她高抬着一条腿,把喷头调节成集中水柱,朝着自己的骚逼喷着,并不时地发出呻吟声,我缓缓的转身回屋,当她再次回到床上时,我装作睡着,其实我整夜无眠!!!

  次日清晨,我不知何时睡去,何时醒来,睁开眼睛,想想昨晚的事,心里很是酸楚,觉得自己对不起自己的老婆,因为我的无能,让老婆这么辛苦,以后怎么办呢?今天是休息日,下午我去到浴池,由于这些年还是有同性的意识,可是毕竟性格内向,不敢主动去找,可又戒不掉,只能偶尔去浴池看看那些大鸡吧,意淫一下。

  我经常去的这家浴池是大众浴池,不是同性浴池,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被人发现,可事事难料,这次去浴池却成了我这一生的痛。象往常一样,拿了手牌进去,脱衣,淋浴,泡过池子,上来后,找人搓背,这次来了一个新人,以前没见过他,高高的鼻梁,浑身腱子肉,看样子40多岁,好像个运动员一样,他用水冲了冲台面,说,躺下吧,我看了看他说,以前搓澡的吴师傅呢,不干了?这人回话,不是,吴师傅回老家了,过阵子回来,叫我老牛吧,一会有不舒服的地方告诉我,一边说一边准备着搓澡巾,我看了看他说好,我不经意的撇了一眼着老牛的牛鞭,虽然隔着内裤,但还是能看出一跳很深的轮廓,我有些小激动,躺好后,老牛就在我身上搓了起来,还真别说,手法真不错,下了很多死皮,老牛一口东北腔,我的老弟啊,你这也忒埋汰了,老阵子没来浴池了吧,这泥儿,都赶上混凝土了,他越说越带劲,我只是笑了笑,可眼睛却时常的看看他的鸡巴,感觉很兴奋地样子,闭上眼睛,想象着这个老牛要是能操我屁眼,该有多好啊,想着想着,下面硬了,老牛也发现了,停下来说,咋整的,老弟,我给你整的不得劲拉?我有些发浪,翻身说,那就搓后面吧,老牛说,成,紧接着在我背上搓着,搓完了,老牛问我,用打奶吗?我看看他说,来吧,打完奶滑滑的,整吧,老牛好像听出了什么,觉得我实在想他暗示什么,再次取回奶后,老牛说,躺好了,奶来了,一股滑滑的牛奶洒到了背上,老牛用他那大手,在我的后背上不停地滑来滑去,指压着每一个穴位,紧接着是正面了,我翻过身来,他同样倒了牛奶在我胸前,我闭上眼,享受着,突然他手指不停地在我的乳头上打转,弄得我一阵瘙痒,鸡巴一下子就硬起来了,亏了此时屋里没别人,要不肯定出丑,我睁眼看他,此时老牛的眼光和之前比少了那憨厚,多了些奸诈淫邪,他说,舒服吧,不光女人这里敏感,老爷们也是如此,你看你牛子,硬的都不行了吧,说话间他并没有间断对我的挑逗,我此时眼神有些迷离,这感觉确实苏爽,我扭动着身体,同时又渴望着老牛继续玩弄着我的乳头,我侧脸看去,老牛的鸡巴在他的内裤里也不安稳了,一条一条的,仿佛要蹦出来一样,我的眼神被老牛发现,他换手,一只手掐着我的龟头套弄,另一只手抚摸着我的菊门,我赞叹老牛的胆子真大,他怎么就确定我有这方面倾向呢,难道他看出来了我又同性慧根,我此时顾不上那么多了扒开老牛的内裤,一把抓住了他的鸡巴,我去,这大鸡吧,硬的像个大铁锤,感觉我一手都难握住,那就两只手,我的天,两只手握住,还露出一个大大的龟头,这长度粗度硬度,是我根本无法比拟的,我想都没想一口吊住他的大龟头猛吸着,老牛呵呵都笑着说,我早看出来了,你这个小骚货,行了,今天就到这吧,一回来人就不好了,说着双手离开了我的阴茎和菊花,同时将大鸡吧抽离了我的嘴巴,我突然感觉一阵失落,像是个孩子丢掉心爱的玩具,转念想起了阿狸,阿里的感觉我终于明白了,老牛想走开,我一把抓住他手,说,牛叔,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改天我请你去我家喝茶。老牛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02

  又是一个周末,由于老婆出差,我独自在家,这几天,我一直想着老牛,期间也通过几次电话,老牛说有机会来我家,我想了想拨通了老牛的手机。

  喂,谁啊?

  是我,啊海,我家这两天没人,老婆出差了,你能不能来找我,好,我正好这两天休喜,晚上找你去,把你家地址发给我,到了打电话给你。

  就这样,我约了老牛来我家,这一下午漫长的等待,夹杂着我对老牛的幻想,一阵门铃声把我叫到门前,开门一看,老牛穿着一身运动服,站立在门口,怎么,没看见过我穿衣服的样子吗,似不似老精神了,哈哈?

  老牛不知道,我心里的确那么想的,感觉他一身运动装,很威猛,很阳刚,我把老牛让到屋里,他环顾着我的家,最终坐在沙发上,我给他拿来拖鞋,替他换上,老牛看着我给她换鞋,便抚摸着我的头说,真乖啊,小宝贝,一会我好好奖赏奖赏你。

  我们对视着笑着,我也坐在了沙发上,老牛毫不客气的搂住我的腰,另一只手伸进了我的胸口,手指不停地拨弄着我的乳头,我的乳头和鸡巴,一下子就硬了,老牛笑了笑,说,小宝贝,想我了吗,想我的大鸡吧了吗,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便害羞的点头,我的表情好像是刺激到了老牛,他突然呼吸加速,鼻里喘着粗气,好像准备马上给我一炮似得,搂过我来,大嘴狠命的堵住了我的小嘴,手还不停的掐着我的屁股,我扭动着腰,附和着老牛的发力,而且还主动献出香舌和老牛的粗舌卷在了一起,老牛拼命地吸润着我的唾液,他的嘴有一些口臭,但正是这种口臭味刺激着我,老牛一把抱起我走进了卧室,一下把我扔到了床上,自己也爬上了我和阿狸睡觉的大床,他边爬边脱衣服,时不时的还帮我退下内裤,当他看见我的小鸡巴耸立的时候,笑了笑说,你这个小鸡巴,我不硬都比你硬了大,哈哈,我有些羞愧,但还是知道他说的是事实,我用手抓着老牛带着内裤的鸡鸡,不停地揉搓着,像一只发情的母狗,老牛很有性趣,或者说是性商,一把拉住我的头,凑近他的内裤,说,骚货,闻闻,我裤裆的味道怎么样,全是男性的味道,哈哈,我配合着狠命的吸着老牛内裤上的尿骚味,着味道很是刺激,我的小弟弟不停地勃起,感觉要射精一样,我发疯的闻着,老牛说,想不想了?骚货,贱货,想不想,吃我,大屌,说。

  想,老牛,我想吃牛鞭,我想喝牛精,我想牛爸爸用大牛吊干我的骚屁眼,哈哈,你个骚货,我今天就把你操个够,让你爽上天,快,那就快,让我裹你的大牛子吧,

  说着我主动上手,退去老牛的内裤,老牛的大屌也已经有些勃起了,马眼儿也分泌出了一些前列腺液,我抬头看了看老牛,他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并且命令我张嘴,我早就像这样了,张大着嘴巴,老牛用手扶着他那条大屌放进了我的嘴里,我赶忙用力吸吮着,一股男性特有的尿骚味传进了我的口中鼻中,我两只手也没闲着一手抓着一个蛋蛋,轻轻的揉搓着,并腾出嘴来问老牛,舒服吗,牛爸爸?

  舒服,贱狗,你真会伺候人,知道怎么让我爽,妈的爽死了。

  爽是吧?一会让你更爽,

  妈的别说话了,赶紧给我整,整的又粗又大,一会好操你啊,老牛一把又给了我几下狠狠地深喉,同时它的手也没闲着,不停地往手上吐口水,然后滋润着我菊花深处,后面被他扣着菊花,嘴里被他大屌捅着,我眼泪都快出来了,老牛看我菊花已松,将大屌抽离了我的口,我急忙喘了几口大气,突然他把我转了过去,我跪在床头,屁股抬高,脸压在床单上,老牛呢,直跪在我身后,手扶巨屌,在我的菊花出摩擦,一边摩擦一边用手抓住我的头发说,贱货,准备好了吗,我好字还没说出口,他狠狠地对着我菊花一使劲,整个龟头钻了进来,天啊,一个鬼头就已经那么涨了,啊?啊?啊我疼得直叫,老牛好像很有经验,并不急于整根进来,一直用龟头摩擦着我的菊门,那感觉简直爽翻了,菊花一涨一涨的松紧着,感觉我在不停的拉着粗粗的大便,时间一分一毛的过去,老牛看我已经适应,便拔出巨屌,用加了些润滑,{ 口水} 这一次他进来了很多,我能清楚地感觉到这条牛鞭的力道,他龟头出已经顶到我的前列腺了,老牛说贱货,我要开始了,爽的话,就大声叫出来吧,来吧,牛爸爸,狠狠地操我,我的,菊花,就是为你而开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牛九浅一深的插着,一边插一边拍打着我的屁股,嘴里还说着,操死你个贱货,服吗,贱货

  此时我已泣不成声,爸爸,牛爸爸,谢谢,谢谢牛爸爸操我,啊,啊,好爽啊,牛爸爸的鸡巴真粗,啊,啊,老牛抓住我的臀肉,用力的摇动着我的屁股,我从开始的跪式已经被他草趴下了,他骑在我的屁股上操我,还用手抓着我的头发,此时我的鸡鸡很硬,感觉马上就要射精了,老牛每草窝一下,我的鸡巴就和床单猛烈的摩擦一下,就这样摩擦摩擦,在这光滑的床单上摩擦,我一股阳精上脑,感觉随时会迸发一样,老牛是个老手,他感觉到我屁眼不停地在加紧,感觉我快要射了,便停止了对我屁眼的攻击,一把把我拉了起来,然后让我观音坐莲在他身上,他抱着我说,小宝贝,你可别这么快射啊,那可就不好玩了,这时,我和老牛面对面的做着,老牛一下一下的挺着他的大屌,手扶着床狠命发力,我此时贱的像一只母狗,揉搓着自己的乳头,并配合着老牛的起伏,往下狠坐老牛的牛鞭,我清楚地感觉到老牛这时整根鸡巴已经在我腹中肛门内壁被他撑得慢慢地,每顶一下,我就翻一下白眼,我已经快要到极限了,老牛看我这样便把我放到抓住我两只脚踝,开始最后的冲刺啊,啊,啊,啊我已不知今夕是何年了,被他操的不要不要的,老牛加速的摇着好想要不我的菊花干穿一样,我说,牛爸爸,快,我要射了,

  老牛腾出一只手,撸着我的小鸡巴,并更加用力的快顶我的前列腺,啊啊,,啊,,啊,,啊,,,

  就这样我感觉到一股热精烫在了我的菊花深处,终于我也精关一松射了出来,由于姿势的关系射了自己满脸的精子,老牛低吼着,仿佛还沉醉在射精的快感当中,他拔出巨屌,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菊花在不停的收紧,大腿也在抽搐,可老牛的牛鞭并没有软下来,依旧很有精神的样子,他扶起我说来,帮我舔干净,我照做,感觉自己是那么幸福,晚上,我们一起吃饭,老牛边吃边说,

  阿海啊,我是真喜欢你,啊以后我会经常来操你的,你愿意吗?

  当然愿意了,我现在就想求你一件事!

  说,什么事?

  我喜欢挨操,可是我老婆可就惨了,

  是啊,你那方面肯定满足不了你老婆,那怎么办我希望你能草我老婆,让他也能幸福,同样也能操我,老牛,你愿意吗,老牛放下了碗筷想了想说,没问题啊,原来你还有淫妻癖,行啊你,我还真小看你了,我也惊讶老牛还真是什么都懂,

  真的,真的愿意,你真的能操我老婆,

  真的,但是你就成了我和你老婆的绿奴了,你愿意吗?

  愿意,就凭你这大屌,我什么都愿意,从今起,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好吗?

  老牛拍了拍我的头,说,跪下,哪有主人和奴一起吃饭的,我惊讶他进入角色是如此之快,放下碗筷,跪在了他脚下,这一跪可就开启了我人生的新篇章了,老牛说,一会吃完饭咱们好好商量商量,怎样草你的老婆吧,啊?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梦晓辉音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